欢迎来到黑龙江省红卫农场信息港网站!
2019年10月14日
红卫资讯 Hongwei information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红卫党建 > 文学天地
那段时光
时间:2019/10/09 00:00 来源:学校 作者:李凤 点击量:85

   清晨,我背着相机,漫步在红卫农场的外环路上,沐浴着春日暖阳,呼吸着格外清新的空气,惬意感油然而生。蓝天白云下的小树林,远远望去已经满眼葱绿,绿茵茵的草坪上闪烁着晶莹的露珠,它们就像是我久违的朋友,真想走进它们的怀抱。可路边潺潺的流水,使我不能再靠近它们,我只好站在路边张望着。

这时,我忽然发现清凌凌的小河里,绿绿的草丛中一群洁白的鹅纳入了我的视线,它们似乎刚从窝里走出来,呼吸着清晨新鲜空气,有的在为自己梳理羽毛,水面成了它们的梳妆镜;有的伸脖扑翅,似乎在晨练,我顿时倍感亲切。多少年了没有伺养它们,如今看到它们毫无违和感。儿时与鹅宝宝相伴的日子似乎就发生在昨天。

记得上个世纪70年代初, 7岁的我,经常把鹅雏拿来当成玩具。春天,鹅宝宝刚孵出来时是,天气比较凉,妈妈总是把它们放在热乎乎的炕上,并铺垫上我们穿旧的棉衣。能站立走动了,就把它们放进纸箱里。刚出生几天的鹅雏,嫩黄的,毛绒绒的,像可爱的绒球。妈妈饲养的很精心,是不让我乱动它们的。我常趁着妈妈不在的时候赶紧捧到手心里,捏捏它橘红的小嘴,摸摸着它那柔滑的绒毛,再把它放在炕席上,看着它扑棱着小翅膀,脚一滑,一撇的八字步,摇摇晃晃,战战兢兢的样子,开心极了;有时把鸭鹅雏放在手心上,从右手掌向左手掌心抛,小雏子在空中惊颤地支棱起稚嫩的翅膀,又落到我的手心里,看到它可伶的样子,我用抚摸的方式表示对它的安抚,并自言自语的说:“不用怕,不玩你了。”便小心地把它放回纸箱里。

初夏,绿草如茵的时候,鹅宝宝们可以在放到地上饲养了。我每天上学前都要拿个枝条把一群鹅赶到草地上,放学后再把它们赶回来。

放暑假了,更是天天与它们相伴。这时的小鹅还太娇嫩,雷雨来了赶紧把鹅群赶回鹅圈,雷雨过后天空如洗,湛蓝湛蓝的;草地嫩绿嫩绿的,绿得发光,绿得鲜亮,绿得剔透。我怎么能错过这好时光?又把鹅赶向草地,草坪处处是水洼,草隙间水面清澈见底,倒映着蓝天白云,仿佛是一幅美丽的画卷。鹅宝宝们看到池塘就张开双翅扑向水草里,有的在吃水里的嫩草,嘴边咕噜咕噜冒起水泡;有的把脖子伸进水里再扬起,“嘎,嘎”地叫两声,真有“向天歌”的意境;有的互相追逐着,嬉戏着;有的静静的梳理着洁白的羽毛。看着它们在水草里各自忙碌着,我情不自禁地脱掉鞋子,走进清澈的池塘,脚丫被水草包围着,踩倒一片小草垫在脚底下,洁白的双脚在水里清晰可见,泡在温热的河水真是舒服极了。我蹲下来,用枝条拍打着水面,溅起的水花,在阳光下洒落在草叶,水珠在叶子上打着滚,泛出七色光。我沉浸草塘、暖阳里。当“嘎,嘎”的叫声想起,我才想起来看看鹅宝宝们。

转眼间,太阳偏西了我这牧童也该收工了,将鹅拢到一起往家赶。那时在我们北大荒,像我这样的牧童不只我一个。回家的路上,有时会因为一只鹅跟伙伴争执一番:

 “这是我家的,你看它腿上拴着布条呢!

   “这是我家的,你看它翅膀上有红布条咧!”

确定后,都赶紧用枝条拢着鹅的长脖子,往自家鹅群里拨。

霞光下,水草泛着金光,鹅还有我都镀上了金色,我挥动着柳枝,踏着夕阳,离开了草地。鹅宝宝们记住了来时的路,我只要跟在它们的后边就可以了。快到鹅圈的时候,鹅又都兴奋地张开翅膀飞奔进圈,立刻把圈里妈妈已放好的食盆围拢起来,极力地啄着,一会儿功夫,鹅的脖子下成了圆鼓鼓的袋子,连脖子也臌胀起来,它们这才慢悠悠的找地方卧下来,渐渐地地进入梦乡。看着它们安顿下来,我才放心地进屋吃晚饭。

我一直伴随着它们长大。入冬后,留下的鹅是极少部分,大多被宰杀了。鹅肉成了我们冬季餐桌上的美味佳肴、知青回城过年必带的礼品。绒毛被做成了棉袜子、棉手套和棉褥子,虽然不美观,但在那贫瘠的年代,在北方寒冷的地带这是最好的防冻物品了。

后来,随父母由连队搬迁到了场部,变成了“城里”人,家里再也不养鹅了,忙忙碌碌的日子把它们淡忘了,而今看到它们格外惊喜,回首快乐的童年,美好的时光,多么希望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举起相机,连同水草一起摄下它们,将这永恒的美好定格。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黑龙江省红卫农场信息港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黑ICP备17000016号-1   技术支持:风腾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