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黑龙江省红卫农场信息港网站!
2021年03月04日
社会民生 Hongwei information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社会民生 > 文学天地
雪房子
时间:2021/02/05 00:00 来源:广电局 作者:杜雨润 点击量:72


盖一个雪房子是我的梦想,但我小时候不知道怎么盖。那时候雪片很大,像鹅毛,一夜就能下厚厚一层,风也很大,拿着小铁锹从窝风的地方挖,就能挖出一个洞窟来。

那时候家家都烧炉子,不像现在集体供暖,小铁锹是铲煤块用的,窝风的那个地方离家挺远,爹娘找不到铲煤的小铁锹便四处找我,找到了一顿好训,顺便中断我挖雪洞的大计。东北的冬天很长,我却一个雪房子也没弄起来过。

我倒是见别人弄起过雪房子,也进入过他们的雪房子内部,里面铺了稻草,点了蜡烛,还放着花生米、瓜子等零食,真是跟皇宫一样,羡慕得我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可惜我只能参观一会儿,那雪房子是建造者的领地。

我计划在院子里堆雪,可是隔天就会被我爹清理出去,我去我姥姥家,我姥姥干起活儿来跟不要命似的,她一锹一锹把院子里的雪撅出墙外,堆了一大堆,我正好可以在这堆雪上建设我的工程。我计划和之前参观过的雪房子一样,在顶部开一个出入口向下挖掘,也用苞米秸秆做个门,里面也铺上稻草,点上蜡烛,我口袋里有几块钱,卖蜡烛和零食什么都够了。

到时候,我也邀请别人来参观我的雪房子,并且让他们待一会儿,就撵他们走,并且跟他们说:“你要想待你自己挖一个去。”

可惜我的入口刚挖好,还没开始进行内部工程,我姥姥隔天就一锹一锹的把我的雪房子破坏殆尽了,我问她为啥要破坏我的雪房子,她说她看着来气,气得我嗷嗷哭着回了家。

后来我想了个好主意,在家门口附近不远处,把积雪聚集起来不就行了吗?而且爹娘再找不到小铁锹,一出门就找到我,也不至于心急揍我,真是一举两得。

一开始我的进展很顺利,工程持续了将近一个礼拜,我的雪堆越来越大了,甚至可以向内部开挖了,最让我高兴的是,其中两天还下了两场雪,那两场厚厚的雪无形之中帮着我增大了雪堆的体积。可就在我决定开挖的那天早上, 我出门去,发现我辛苦聚集起来的雪堆,不知道被哪个不长良心的家伙泼了泔水了。

那时候没有下水道,泔水桶里剩菜剩饭,垃圾屎尿什么都有,这一桶东西泼在我洁白的雪堆上,我感觉我的世界都要崩塌了。我可怜的雪堆啊被泼了一桶脏水,我却找不到是谁泼的,我站在那堆雪堆前,心里骂那个缺德玩意十八辈祖宗,难道他没看见我辛辛苦苦堆了这么多天?

寒风中我想出一个好主意来,用小铁锹把那块脏了的雪挖走就得了,这个办法果然好,可惜那桶脏水渗得很深,我不得不挖掉一大块出去,白费了不少功夫。我忙得满头大汗,一个半大小子吹着口哨走过来,解开裤腰带掏出来就尿,黄色的尿柱子淋在洁白的雪上,瞬间就滋出几个黑洞洞的眼儿来,还呼呼往外冒着热气。

“你整这玩意儿干啥?”他还一脸不解。

我抡起小铁锹就要打他,可他个子大,力气也大,夺了铁锹照着我的鼻子就来了一下子,鲜血直流。我哭着回家,呜呜说不清楚话,半大小子早跑了,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鼻子就被打开花了。我娘又心疼又生气,没收了小铁锹,那年冬天,我的雪房子终究是没起来,雪堆上只有血渍和尿液,还有一桶桶的泔水。我鼻子血不流的时候,窝在绿皮沙发里就想,是不是人都喜欢毁掉洁白、纯粹的东西?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黑龙江省红卫农场信息港

备案号:黑ICP备17000016号-1   技术支持:风腾电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