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荒集团黑龙江红卫农场有限公司
2022年10月03日
社会民生 Hongwei information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社会民生 > 文学天地
我乃人间一小卒
时间:2022/07/05 00:00 来源:广电局 作者:杜雨润 点击量:219


不是什么大人物。

和绝大多数人一样,我在炎热的夏夜出生,稍有些黑白颠倒,时常双眼失去焦点而走神,幻想云天之上,宇宙之外,从小便喜欢对无从解答的究极谜题发问。我努力工作,建设家园,尽我全力,帮助朋友,爱我所爱,敬我所敬,怨我所怨,恨我所恨。

自明白人生的意义便是无意义的那一刻起,我便懂得了人生真正的意义所在。爱者之爱,恨者之恨,思之所思,想之所想,无意义也是有意义,每个人生来意义不同,灵魂野蛮生长,锚定目标各异,有的人,情比金坚,有的人,金钱至上,有的人,心系苍生,还有的人,唯我独尊。有人活得自我,有人活得利他,有的人的人生处处都是心胸狭隘,有的人的人生满眼都是波澜壮阔。

有多少人已经活成了自己人生最大的反派而不自知,双眼盯着他人,却从不观照自我,心不生菩提,脚不落莲花,灵魂干涸,四处奢索,爬行人间,头顶黑洞,所到之处,片草不生,片甲不留。有多少人经历苦难,却依旧一心向阳,拼尽全力打好一手烂牌,面对嫉妒和恶意,一笑了之,热量内敛,温暖似阳,自强自立,自我疗愈,大步向前,一路生花。

人生的苦啊,我们不停地相聚,不停地相爱,不停地原谅,我们遗弃了别人也被别人遗弃,我们憎恨着别人也被别人憎恨,我们遗忘着别人也被别人遗忘,我们心里装着过去的苦难,如今的挣扎,未来的恐惧,我们不知因何生爱,更不知因何生恨,莫名其妙地爱着,也莫名其妙地恨着。

生命的甜啊,再漫长的离散总有尽头,再无尽的折磨总有解脱,干涸的灵魂总会在不经意间得到机会渴饮万水,遍体的鳞伤会在日光照射,雨露滋润下凝望万山,我们狭小的心灵总有机会面对巨大和广阔,升入天空俯瞰大地,也俯瞰自己的灵魂,对曾经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和好笑。

每个人在这一生中,都会遇到很多人,很多事,来到这个人世间之前,便已经看过了自己人生的剧本,之所以还决定要来,一定是因为这一生总有值得一过的事。恒久的苦楚是人生恒久的底色,生命在生命本身的熬煮中挣扎向阳,双亲是隔绝我们与死亡之间的两度厚墙,爱人是争先恐后陪你奔向终极死亡的良伴,子女是上天安排拯救你灵魂绝症的天使。

嫉妒者终被嫉妒反噬,憎恨者终被憎恨折磨。人生哪有那么多苦海无边?大部分时候,是我们自己不放过自己。这世界有那么多人,我们会遇见彼此,温暖彼此,或者伤害彼此,生命的能量流转、闪躲、腾挪,你的加入,本身就幸运之极。如果你不曾出现,这世界将少了些许颜色,数则故事,红尘将因你的缺席而凉薄。

在这俗世间,我最大的任务,是把养我的人养老送终,把我养的人抚养长大,然后我就可以直面死亡。愿我可以自由掌控自己的死亡,我所生活的国度,我的家人、朋友、爱人能赐予我最大的尊严。我要像婚礼一样举行自己的葬礼,责良辰吉日而亡。我要躺在爱人的怀中,缓缓闭眼,让三管药剂进入我的肉身。我要最后一次感受生命的能量流转全身,充盈灵魂,我要做子女的榜样,让他们见证人类面对死亡时的勇敢和洒脱,我要让朋友们惊讶,思考,并且发问,死亡的方式千变万化,你又会怎样选择?

我要和死神或天使对话,生的苦难奈我之何?死的恐惧又奈我之何?天堂的门票不见得多么贵重,地狱的冥河不见得多冰冷。因我于人世间行走过,我接触过,见识过,了解过,感受过天堂、地狱中的一切,你是洁净的天堂,纯粹的地狱,我却喜欢真实的人间,我的灵魂收获了许多爱,也收藏了许多恨,我被爱着我的人铭记,也被恨着我的人铭记。

我要和文笔之神和历史之神对话,我乃人间一小卒,笔墨纸砚我之器。我思我想我所见,字里行间赋神性,我感我悟我所历,绿水青山寄魂灵。我花我树我世界,与尔平起平坐否?两神相识一笑之,你这小子真拓麻地狂,你拓麻算老几啊你跟老子们在这比比划划呜呜渣渣的,是哪个裤腰带松了把你给露出来了,那个厕所炸了把你蹦出来了,真拓麻把自己当回事儿,你自己好好照照镜子你是个啥啊你,你不就拓麻地全中国最小一个基层小单位,不到一万人口里一个小农场里头一个小咔啦咪么你一天到晚谁都对不起你谁都瞧不上谁都跟你有仇你一天写写写写写点破玩意就要和我们平起平坐?!

感情文笔之神和历史之神是东北神,老乡啊失敬失敬。

我要和轮回之神对话,无论如何,如果有机会,无论是什么样的人生剧本,我还想在活一次,十次,百次,千次,万次,哪怕还做人间普通一小卒,下辈子也还来。

 

——杜小卒写于2022.7.5


版权所有:北大荒集团黑龙江红卫农场有限公司

备案号:黑ICP备17000016号-1   技术支持:风腾电商